触控技术网|进鼎集团|帮助中心
欢迎您,
彤光科技
BOE

TCL科技销售人员高达6.48亿年薪 力撑华星光电9.64亿净利润

发布时间:2020/4/13 13:52:13   编辑:dxl
提要: 2019年,TCL科技实现净利润36.58亿元,其中投资收益34.43亿元,占比净利润比例高达94.12%;其他收益19亿元,其中研发补助18.12亿元。也就是说,TCL科技净利润构成中,仅投资收益与其他收益两项合计即高达53.43亿元。和讯网分析得知,2019年华星光电销售人员平均年薪更是高达129.34万元,是其竞争对手—京东方销售人员平均年薪的4.13倍(2016年—2018年)。
博锐自动化

进入深股通前十大成交活跃股,成交额位列第8,港资成交4.05亿,净卖出1.68亿,净卖出额占其当日总成交量的6.49%。TCL科技最近一个月股价下跌27.63%。股价波动除整体市场波动影响外,TCL科技3月31日交出重组后的首份答卷,也差强人意,或成为股价波动的因素之一。

2019年,TCL科技实现净利润36.58亿元,其中投资收益34.43亿元,占比净利润比例高达94.12%;其他收益19亿元,其中研发补助18.12亿元。也就是说,TCL科技净利润构成中,仅投资收益与其他收益两项合计即高达53.43亿元。和讯网分析得知,2019年华星光电销售人员平均年薪更是高达129.34万元,是其竞争对手—京东方销售人员平均年薪的4.13倍(2016年—2018年)。

2019年,TCL科技在建工程依然高达335.78亿元,建成之后面临的资产折旧费用,依然是摆在重组后定位半导体及材料为核心的TCL科技面前的一道难题。

2009年筹划布局液晶面板以来,TCL科技及其前身TCL集团累计再融资169.03亿元。其用于质押及抵押贷款的资产合计479.27亿元,其中固定资产用于抵押总额最高达365.72亿元;短期借款合计120.70亿元,其中信用借款112.92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质押借款7.55亿元,应付利息2320万元。

李东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TCL科技股票被质押数量9.51亿股,占其所持股权数量比例77.80%。

无法停止的在建工程投资与持续融资、借款及股权质押,TCL科技能否在液晶面板市场走出一条非同寻常的路?

和讯网将对其净利润构成进行分析,探究重组后的TCL科技及其核心子公司华星光电的核心竞争力究竟如何。

和讯网此前报道如下:

TCL科技:何以造就华星光电10年倒V型成长路

华星光电销售人员人均年薪129.34万元,为京东方4.13倍

提起TCL科技,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董事长李东生,这位多年前倡导鹰的重生的传奇人物,在引领TCL战略布局及资本谋划等方面,确实将鹰的文化演绎到“极致”,各产业高管变动几乎是家常便饭。2019年,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并更名为TCL科技的TCL集团,却交出一份渐进式倒退答卷。

2019年上半年,TCL科技扣非净利润为25,047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50,340万元,2019年全年,扣非净利润降至235,12万元。

这意味着,TCL科技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26,828万元。

和讯网梳理TCL科技年报发现,其2019年销售费用28.58亿元,占比营业收入3.86%,扣除翰林汇2.74亿元销售费用(收入208.36亿元),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费用高达25.84亿元。

根据年报,TCL科技2019年销售费用构成如下:

根据翰林汇的年报,其2019年销售人员1,014人,其销售费用构成如下:

2019年TCL科技销售人员数量1,430人,翰林汇销售人员数量为1,014人,那么,华星光电销售人员数量为416人。

从以上表格可以看出,同样是TCL科技的控股公司,翰林汇与华星光电的销售人员薪资可谓冰火两重天。

翰林汇2019年销售人员年均薪资10.81万元/人,同比增长3.54%(2018年为10.44万元/人,职工薪酬8,970万元,销售人员859人)。

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人员平均年薪129.34万元,是同期翰林汇销售人员平均薪资12.39倍。

行业差别一定程度上也是导致销售人员薪酬差异的核心,因而同行业之间的对比更具参考性。

与华星光电竞争对手京东方对比一下,或许更能说明华星光电销售人员薪酬的“市场竞争力”。

由于京东方2019年年报尚未发布,和讯网选取其2016年—2018年销售人员数量及薪酬整理如下(数据来源—京东方历年年报):

2016年—2018年,京东方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呈明显下降态势,期间平均年薪为31.32万元。

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人员人均年薪129.34万元,是京东方销售人员近3年(2016年—2018年)平均年薪的4.13倍。

销售人员薪资的高企,是否也是华星光电增收难增利的根本原因之一?

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缘何而来?

TCL科技2019年年报曾明确表示,通过高效的产线投资策略、产业链协同优势和优秀的管理水平,TCL华星(华星光电)在产业周期低谷始终保持行业领先的运营效率和效益。自投产以来,TCL 华星发挥双子星工厂聚合效应,通过高效产线布局提升产能扩张效率;发挥产业链一体化优势与极致效率成本措施实现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突破行业周期低谷,蓄势下一轮行业成长。

由于华星光电缺乏以往年度数据对比,因而和讯网将京东方2016年—2018年三年销售费用及财务费用做了整理,详细如下表所示。

京东方2016年—2018年,销售费用率有递增趋势,三年平均为2.87%,财务费用率呈V型,三年平均值为2.90%。

2019年,华星光电销售费用与财务费用及其占比营业收入情况如下:

由上表对比可知,京东方2016年—2018年销售费用率及财务费用率为2.87%、2.90%,而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则分别为8.48%、3.48%。

TCL科技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均高于京东方2016年—2018年对应财务指标,销售费用率更是高出京东方5.61%。

这似乎与TCL科技年报所称“华星光电实现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相左。

当然,费用高企,也是TCL科技2019年增收难增利的重要原因,存货与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呈明显下降态势。

重组后以液晶面板为核心主导的TCL科技,究竟能否一如既往将领航人李东生的长袖歌舞的资本筹划完美的演绎呢?

后续,和讯网将分析TCL科技的费用构成、在建工程与存货及应收账款周转情况,多角度分析重组后TCL科技的核心竞争力。

想更便捷地了解液晶产业最新资讯?那就关注中华液晶网推出的微信公共平台吧!本平台将推送每日最新、最具看点的液晶产业资讯。微信平台使用帮助请关注后发送“help”。具体关注方式:微信关注“中华液晶网”(微信号:fpdisplay)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分享到: 6.02K

评论区>>查看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液晶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